您好,欢迎访问徐州律师官方网站!我们的联系方式是:15262049703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徐州李想律师

联系人:徐州李想律师

电 话:15262049703

邮 箱:jslxlawyer@sina.cn

地 址:徐州市复兴南路128号

李想律师-团队介绍
你的位置:首页 > 网站公告网站公告

徐州律师介绍女子撞人阻救援事件还原:其夫坐视不管独自回家

作者:徐州律师 发布于:2012-12-1 13:58:19 点击量:

  徐州律师介绍女子撞人阻救援事件还原:其夫坐视不管独自回家。 “女版药家鑫案”三大难点

  此案在法学界也引发重大争议。其难点有三:一是,张彦撞击他人的目的是什么?是因为生气而不计后果,还是驾驶不当。二是,张彦撞击他人后非常态行为,是出于什么目的?三是,作为医学心理学与精神病学的大学教师,其具有很强的专业能力,也就是说,她具有民众担心的反鉴定能力。她是否真患上了精神疾病?如果她因装病而被鉴定成精神病,那又该如何处理?

  6月26日,网络论坛及微博中疯传一段题为“临沂现女版药家鑫撞人后拦路阻止救援”的视频,在这段长达5分17秒的视频中,人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一名女子在肇事后脱光了身上的衣物,躺在马路上阻挠救护车进入小区施救。更令人震惊的是,当车祸中身负重伤的一名小女孩被人抱上救护车后,这名肇事女司机居然冲上前去强行将小女孩抢出来摔在地上,这之后,女子回到救护车前,坐在地上死死抱着车头保险杠不让离开,这个行为被在场人员阻止后,女子又重新赤身裸体躺倒在地,救护车不得不倒着驶出小区。

  事实上,视频记录的这起车祸距离微博发布时已有近十天,受伤的小女孩巧巧当天就因伤势过重死亡,她的母亲王艳丽则因为颅脑损伤至今仍躺在医院重症监护室昏迷不醒。

  肇事女司机如今已经因涉嫌以危险方式危害公共安全而被刑拘,她的行为激起了公愤,网络上一片谴责,更有人认为她比药家鑫还要狠毒。

  人们实在难以理解,是怎样的原因导致她的举动如此疯狂、如此不可思议。

  祸起“小三”?

  35岁的王乐起与妻子王艳丽同岁,两个年轻人均出生于临沂本地的普通农家,王乐起是一名厨师,原本在外地打工,婚后回到临沂,与王艳丽在市区办了一家小饭店,夫妻俩苦心经营,饭店生意日渐红火,至事发前月收入近万元,这在当地已算相当体面。

  十年前,王乐起夫妻俩花了近40万元在现今居住的香榭丽都6号楼购买了一套150平方米的商品房,虽然贷款去年才还清,但因为勤俭持家,再加上这十年间,夫妻俩先后生了两个孩子——8岁的儿子刚刚、4岁的女儿巧巧,日子倒也过得其乐融融。

  这是一个充满温馨的家庭,因为晕车,巧巧不太出门,王乐起便在家里为孩子们装了一个家庭影院,四个人经常一起看电影,而巧巧生前最爱看的便是《宝葫芦》、《麦兜》和《闪电狗》,王乐起回忆说,他抱着巧巧至少看了三遍《宝葫芦》。

  王艳丽是一个情感十分细腻的女人,她逛街时特意买来四只分别印有“爸爸”、“妈妈”、“女儿”、“儿子”卡通头像的杯子。现如今,“妈妈”、“女儿”这两个杯子,被王乐起收了起来,因为他怕睹物思人;饭店自然也关了,因为他没心思经营了。

  就在6号楼旁边的7号楼,居住着另一户体面的家庭。女主人张彦,36岁,是山东省医学高等专科学校临沂校区的中医学讲师,男主人刘振据校区内的居民介绍,原本在税务部门工作,后长期病假,实际是下海经商。

  这户家庭同样有两个子女,只是生活似乎并不幸福,因为近年来因男主人外遇问题,夫妻俩关系一直很紧张。邻居们反映,多次听到夫妻俩吵架、闹离婚,而张彦偶尔与邻居聊天时,也不否认夫妻俩存在这些问题。

  王乐起最喜欢给一家人烧菜,6月16日,他正在厨房忙活,巧巧突然拿着几只千纸鹤走了进来,“爸爸,我送给你一个父亲节的礼物,我自己做的。爸爸,我爱你!”王乐起很是感动,可不曾料想,这份幸福第二天上午便戛然而止。

  父亲节是在6月17日,上午,因为要出去办事,王乐起让王艳丽带着一双儿女去买菜,他们计划将王乐起的父亲接来过节。菜场不是很远,出事前一刻钟,王乐起给妻子打了一个电话,王艳丽在电话中很高兴地说菜已经买好了。

  差不多同一时间,张彦开着车回到香榭丽都。王乐起的哥哥王乐文告诉《新民周刊》记者,因为夫妻关系紧张,张彦住到了娘家,此番是回来拿自己的衣服,而她的母亲因为不放心女儿的情绪,陪同而来。张彦是一个怎样的人,王乐起一家此前并不十分了解,用王乐文的话说,“平素并无交往,王艳丽与张彦遇到了也最多打个招呼,甚至连彼此叫什么名字都不是很清楚”。

  不过,张彦给王家以及小区居民的印象是“有礼貌、有教养”,晚上还经常到楼下与邻居聊聊天,邻居们遇到孩子有什么不懂的问题也乐于向她请教。“绝对没有精神问题。”王乐文强调。

  刘振事发后一直不肯接受媒体采访,《新民周刊》多次致电、发短信,但均无回音,因而事发前两口子到底发生了什么,难有确切消息。

  王乐文进行了调查,邻居们普遍反映,张彦与刘振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据说是刘振向张彦摊牌要求离婚,因为“小三”已经怀孕,他要跟“小三”结婚。这之后,张彦怒气冲冲下楼,一边走一边嘟囔“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她的车停在6号楼与7号楼之间,但因为情绪过于激动,她甚至没有找到自己的车,而是误开别人的车门。

  有居民反映,此前曾看到张彦踢路边的停车锁,嘴里嘟囔着,一名保姆领着孩子在旁边,张彦还曾对这名保姆说:“我疯了,我疯了,吓着你们孩子了吧。”

  因为不放心女儿,张彦的母亲跟上车坐在副驾驶位置,张彦猛踩油门,有居民见到此景嘀咕:怎么?难道要在小区里飙车?

  此时,王艳丽母子三人从菜场归来,王艳丽骑着电动车、巧巧坐在后面,刚刚则骑着小自行车在外侧。

  就在这时,出事了!

  在3号楼前,张彦驾驶的鲁QZY001飞度牌轿车猛地撞向了王艳丽母女,因为案件仍在侦查,警方拒绝接受采访,当时的车速我们不得而知,有居民估计起码有70码,“就像在高速公路上一样。”

  巨大的冲击力将王艳丽的电动车拦腰撞为两截,巧巧“飞”了出去,越过两辆停泊的轿车,落在第三辆车底部。王艳丽躺在血泊中,不省人事。

  张彦的车连撞4辆停在路边的轿车,最终才停了下来。记者了解到,车祸的瞬间,张彦还差点撞上一名快递员与路人。

  因为骑在外侧,8岁的刚刚躲过一劫,他望着躺在地上的母亲惊慌失措。

  张彦老公就在现场?

  让王艳丽的家属们怒不可遏的是,车祸发生后张彦的一系列举动,《新民周刊》根据王乐文、目击群众的叙述以及视频还原了当时的过程。

  车祸发生后,张彦第一时间下车,而后走到副驾驶位置将卡在安全气囊中的母亲拉了出来,“这说明她当时神智是清楚的。”王乐文分析。但当看到地上躺着两名伤者一动不动后,张彦的表现出现巨大的转变,她先是发了疯一样死死掐着自己母亲的脖子,直到母亲叫喊“你掐死我了!你掐死我了!”这才松手,“这更说明她神智清楚,没有发疯。”王乐文认为。

  小区内的居民们拨打了110、120,但当120救护车赶到小区时,张彦却突然脱光了自己所有的衣服,躺在救护车前,阻止救护车上前施救。“我们认为她是在装疯卖傻,故意躲避责任,当然,也可能是认为撞伤不如撞死,因为撞伤,她要负责一辈子。”王乐文说。

  小区内的一个居民拍下了此后的过程,因为救护车被挡,救护人员只能下车跑向伤员,有一名身穿迷彩服的男子将4岁的巧巧从车底拖出,他手里拎着的巧巧耷拉着脑袋,身体软绵绵的,口腔、鼻孔里都是血。

  有网民质疑这名男子急救方式不当,视频中也有人冲他喊:快(把孩子)平躺!对此,王乐文表示理解,他认为这名男子也是情急之下考虑不周,“再说拎着的时间也不长”。

  这之后一名年轻男子抱着巧巧向救护车疾奔,视频记录,有人拿来毯子给赤身裸体的张彦盖上,但又被她掀开。

  小区内一名大妈回忆,当时张彦冲着前来施救的群众叫喊:“我要杀了你,小三。”因此居民们不敢靠前。

  有部分网友质疑在场的男性目击者为何不强行将张彦拖走,王乐文也表示出了理解,“她赤身裸体,男同志也是有顾虑。”

  更令王家气愤的是,他们了解到张彦“装疯卖傻撒泼”时,小区内有人跑到她家中叫来了刘振。“但刘振站在旁边坐视不管,很冷漠地看着妻子行凶,后来干脆扔下张彦,独自一人回到家中。”王乐文告诉《新民周刊》记者。

  当巧巧被抱进救护车后,张彦从地上爬起,冲了过去,“她是拽着巧巧的脚往外拖的,可以看出当时用的力气很大,以至于自己都摔倒在地。”张彦究竟是将巧巧拖还是摔到地上,王乐文对此很肯定地说:“就是摔!孩子当时还有自主呼吸,被摔后,就倒吸气,没了动静。”

  这一切王乐起与王乐文兄弟俩都没有目睹,王乐起在回家途中接到了妻子电话,结果是一个陌生人打来的,听闻噩耗当场就懵了。

  而王乐起与王艳丽的哥哥、姐姐当天下午看到这段视频很是愤懑,在向小区居民了解情况后,他们认为张彦的犯罪有两个过程。

  “先是因为私愤报复社会,以危险的方式危害公共安全,在车祸发生后,是故意杀人。”王乐起认为。

  遇难者家属的不满

  巧巧送医后不治身亡,王艳丽严重颅内受伤,面部肿胀变形,以至于赶到医院的王乐起都没有辨认出她来。因为过度惊吓,8岁的刚刚神情恍惚,被送至交好的同学家中,王乐文打算以后给孩子请心理医生辅导,“但眼下没时间考虑这些,救人要紧。”

  有目击群众告诉记者,120救护车走后,张彦躺在地上,被重新返回现场的刘振领回家,后来被警方带去医院,第二日被拘留。

  经过十多天的治疗,王艳丽颅内瘀血吸收得已经快差不多了,水肿也相对减轻,病情正在好转,但能否苏醒还是会变为植物人,目前还难以乐观判断。

  王家人24小时轮流守候在重症监护室外,期盼奇迹发生,6月28日,王艳丽被推出重症监护室去拍CT,途中,姐姐王艳梅告诉她:刚刚想妈妈了,别睡了。王艳丽左眼睁得很大,眼角还流出了泪水。见此景,王艳梅嚎啕大哭,但医生却告诉他们,流泪与睁眼都是没有意识的行为,属于正常的生理反应。

  王家的医药费现在已经花了近6万元,对于张彦家属的表现,王家人也颇为不满,王乐文告诉《新民周刊》记者,事发后张彦家属就出现过两次。第一次是在出事后第六天,王乐文愤怒之下主动打电话给张彦的哥哥,当天下午,张彦的哥哥、叔叔才赶到医院探望。

  王艳丽的婆婆哭着问张彦的叔叔:“你们家怎么出了这么一个恶毒的泼妇?”张彦的叔叔反驳,说侄女是山东高等医学专科学校的教师,教心理学与精神病学的,平时很好,素质高,不可能是恶毒的泼妇。

  对张彦叔叔与哥哥的态度,王乐文总体接受,“他们不断道歉,说对不起,张彦该承担的法律责任会让她承担,该付的费用也会付。”

  也就是从这次谈话,王家人第一次听说了张彦教过心理学与精神病学。他们还是怀疑张彦的举动是否是借着专业背景故意装疯卖傻。

  因为没有见到张彦的丈夫刘振,王乐文发了火,张彦对妹夫没有一同前来欲言又止,王乐文说,“把号码给我,我来打!”刘振的电话一打就通,面对王乐文的怒斥,刘振态度平淡,只是表态会来医院探望。

  第二日下午,一行三人再次来到临沂人民医院。按照王乐文的回忆,张彦的哥哥、叔叔还是在不断道歉,但刘振没有,他表情淡漠,只是说:“表示哀悼,发生这样的事情没有想到。”

  王乐文曾去医院财务科调查张彦家属有没有往王艳丽医疗账户中打款,但由于王家打款的亲友很多,医院很难查清。

  张彦平素口碑不错

  王乐文拿到这段视频最初并没有想发到网络上,是两件事激怒了他,一是刘振冷漠的态度,二是警方最初告诉他们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对张彦采取刑拘措施。

  为了进一步证实张彦的专业背景,王乐文在记者陪同下去了山东省高等专科学校临沂校区。学生反映,张彦平时表现正常,是一个工作认真、待人热情的老师,学生有不懂的问题短信问她,她也会耐心解答。虽然现在主讲中医,但学生们反映,张彦曾主讲过心理学与精神病学,甚至还曾辅导家长如何引导孩子的心理健康。

  张彦的学生与同事们很多对张彦与丈夫关系紧张早有耳闻,张彦的一位同事告诉记者,张彦的丈夫刘某在外边有了“小三”,要与张彦离婚。刘某还曾带“小三”去见自己的父母,结果遭到父母的强烈反对,婚才没离成。

  不过,所有人对张彦撞人后的举动都觉得很惊愕,难以置信,这与她平时表现判若两人。学校有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表示,张彦并没有主讲过精神病学与心理学,对此,王乐文坚决否认,认为那是在替张彦开脱,属于混淆视听。

  因为坚持认为应该以故意杀人罪对张彦刑拘,王乐文在端午节这一天将视频发到了网上,并留下了“linyiyuanqing”命名的邮箱。“我的意思就是:临沂冤情!”

  王乐文解释,事发至今,张彦工作的单位没有一名领导前来医院探望伤者、慰问家属。相反,视频引爆网络舆论后,张彦的家属再也不肯接听王家的电话,“前几天政府部门派人来要求我们不要再接受采访,否则……”

  “这不是威胁我吗?接受新闻采访是我们的自由!”王乐文对有关部门的态度很不解,“不去依法办案,却在威胁我们不要扩大影响,这是什么逻辑?”

  他补充,“警方现在说从一开始就以危害公共安全立案,我本不想揭穿,但既然他们现在威胁我们,我也不想再瞒着媒体了。”

  张彦目前被羁押在看守所,王乐起从办案民警口中得知张彦被抓后并无精神失常表现。张家已经向临沂警方递交了对张彦进行精神病司法鉴定的申请。临沂市兰山公安分局刑警大队二中队赵立宏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表示,“最近还不能做精神病鉴定,正在准备中。”

  赵立宏解释,做精神病鉴定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需要警方充分准备好整个案子的相关材料,并按鉴定专家的要求完成所有调查。调查完之后,鉴定专家要在看完所有的案卷材料后才能进行鉴定。“请相信我们会秉公办事。”

  “申请精神病鉴定是她的合法权利,我们不反对。”王乐文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表示,“我们也坚信她不会得出精神病的结论,她从来就没有精神异常过。”

  不过,王家也担心张彦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来制造精神病假象,影响鉴定的准确性。

  三大难点

  6月28日上午,巧巧尸检,警方尚未公布尸检结果,事关案件定性,王家人颇为关心。王乐文说他们会将巧巧的遗体一直保存在殡仪馆,直到张彦得到公正的判决。王家目前已经聘请了律师,“我们期望以危害公共安全罪与故意杀人罪判处张彦死刑,以告慰亡灵,当然,我们相信法律,无论最终判决如何,我们都会尊重法律,只要判决依据合理充分。”

  这起案件很自然地会让人们联想到两年前的药家鑫案,其实无论是药家鑫还是张彦,在事件发生前,他们都是表现正常的人,但他们都没有对自己的情绪进行有效的管理,尤其是有着心理学与精神病学背景的张彦更是令人惋惜,情绪失控导致恶劣后果,之后非但没有想办法使自己冷静下来,反倒拒绝旁人的劝解、帮助,任由情绪进一步失控,从而做出了更为过激的举动,最终对自己、他人、社会造成无可挽回的伤害。

  不过,与药家鑫案相比,记者发现,在这个案件中,舆论表现有所进步,愤怒之余更显几分理智,并没有草率对本案作出定性,而是静候警方调查,药家鑫案中一度出现的试图以舆论审判干预司法判决的情形目前也没有表露迹象。

  曾代理过杭州“七十码”飙车案的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魏勇强律师注意到,此案在法学界也引发重大争议。其难点有三:一是,张彦撞击他人的目的是什么?是因为生气而不计后果,还是驾驶不当。二是,张彦撞击他人后非常态行为,是出于什么目的?三是,作为医学心理学与精神病学的大学教师,其具有很强的专业能力,也就是说,她具有民众担心的反鉴定能力。她是否真患上了精神疾病?如果她因装病而被鉴定成精神病,哪又该如何处理?

  本案的司法鉴定,需要程序公正,实体公平。魏勇强律师认为,是精神病,肇事者将免予刑事责任,只需承担民事责任;没有精神病或在间歇性精神病缓解期,肇事者必须承担相应刑事责任。

  因本案具有全国性影响,魏勇强律师建议由北京或上海等权威司法鉴定机构进行,以消除公众疑虑。

  记者采访香榭丽都的居民发现,他们在震惊与愤怒之余也对张彦表示出了一定的同情,认为张彦既可恨又可怜。

  不过对王乐起而言,巨大的打击已经让他行将崩溃,这个中等身材的男人头发白了近一半,整宿失眠,闭上眼,都是妻子与逝去的女儿。

  王乐起手机中存着出事前为巧巧拍摄的视频,视频中,巧巧欢快地唱着儿歌《不再麻烦妈妈》:“自己穿衣服呀,自己穿鞋袜呀,自己叠被子呀,自己梳头发呀,不再麻烦你呀,亲爱的好妈妈。”

  揪心的痛,让王乐起没有勇气再多看这视频一眼。他神情恍惚,独自蜷缩在墙角,没有人忍心打扰。

  徐州律师整理发布,源自新民周刊。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xzlawer.com/content/?455.html

上一篇:春节高速仍施行免费政策 出细则免拥堵
下一篇:关于春节继续实施小客车高速公路免费通行政策一些网友的回答

备案苏公网安备 32031202000193号 备案号:苏ICP备13010887号-1 版权所有:徐州李想律师 地址:徐州市复兴南路128号

联系人:徐州李想律师 电 话:15262049703 邮 箱:jslxlawyer@sina.cn 在线QQ咨询:819061881 技术支持QQ:513668065 网站地图

本站属公益法律咨询及普法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有相关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本站审核后将立即删除,并且不对利用其内容作出的一切行为负责。

在线客服

李律师在线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朱律师在线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王律师在线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