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徐州律师官方网站!我们的联系方式是:15262049703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徐州李想律师

联系人:徐州李想律师

电 话:15262049703

邮 箱:jslxlawyer@sina.cn

地 址:徐州市复兴南路128号

李想律师-团队介绍
你的位置:首页 > 李想博客李想博客

高考过后如何解读摧残人性的高压应试教育?墨黑纸白/文

作者:徐州律师 发布于:2014-6-13 7:21:04 点击量:

高考过后如何解读摧残人性的高压应试教育?墨黑纸白/文

  用李淼专家的话说,我大约是没有资格谈论高考的,因为第一我没参加高考,第二我不属于专业领域专家,李淼专家认为“民科民哲”并非专业人士,并引用陈平原的话:“谁都觉得自己有资格,也有胆量跟你侃。”但我还是想谈谈高考,既然像李淼这样的物理专业领域的人士都可以谈高考,那像我这样的文科方面的人士也勉强具备该资格吧?也罢,就再斗胆一次吧!

  李淼在腾讯大家一篇名为《高考就是红线》的文章中鲜明的提出“高考是中国教育体系的一部分,打断骨头连着筋。”所以不应苛责高考,而苛责高考,是反体制的行为,是懦夫行为。我无从得知李淼是从哪得来的这个结论,但至少有一点我是反对的,高考是否是中国必须的,也是唯一性的公平的教育制度?人们有质疑的权利,也有反思的义务,绝非因为是体制下的产物就是绝对性正确的。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2014年高考的疯狂程度,今年高考最为奇葩的一张图,应该是家长跪在高考考场外烧黄纸,拜着不知道什么样的神。而被誉为高考最大“高考工厂”的毛旦厂中学的家长则是跪倒在写有“有求必应”锦旗簇拥而成的神树面前。有媒体解读,这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其实我们更深处所感触的难道不是为孩子的内心再次押注了巨大的压力?倘若高考通过烧香拜佛就能有求必应,那这样的高考要之何用?我们究竟在乎孩子学到了多少知识,还是在乎孩子最终用十多年的光阴,手中能否拿到一张金贵的毕业纸?当然,这些不是人们思考的范畴之内,在中无论是庙堂,还是民间,向来是成王败寇的理论捆绑着人的思维,我们不需要知道过程,我们也不需要甄别伪善,我们更不需要去思考社会应该怎样公平,我们只需要知道结果,只需要知道胜者,我们只需要知道如果有人为这个社会的公平而呐喊就足够了,这也是中国百年民主之路终沦为鸡肋的哲理所在。

  于是究竟什么高考?高考为何可以如此疯狂?令我着实惊讶的是,不仅仅家长在跪拜,连学生也跪拜以祈求自己能够高中,如果家长跪拜还能让我理解前几代人思维固化,那么90后学子跪拜让我无法理解,也无法接受,我们前段时间还在痛斥邪教的可憎,而现在很多人都在喟叹:“孩子们也不容易啊!”我们的教育,教育的学生如果左脑是水,右脑是浆糊,我们的国家凭什么对世界说不?我们的国家又凭什么在全世界大多数国家遵循创新的道路上胜出?我们不再是曾经那个可以有资本骄傲自大的东方上邦,我们曾经也骄傲过,就像某发言人说,我们中国曾经是世界老大好几千年。但时代变了,我们就用高考这一唯一标准来衡量人才,是否跟得上时代的变化?是否能消除我们心中不知名的骄傲?

  那么考高究竟是什么?我想高考应该是单一化的社会评价标准,用李淼的话说,美国虽然虽然被称为世界上教育最好的国家,但依然会用家庭财富来衡量学生,李淼用加州理工做了例子。我想我并不能驳倒李淼,毕竟人家有在海外生活的底子,但问题是,我在中国生活,而且底子不比李淼薄。我们来反观一下我们的教育,我们的教育要比美国更甚一筹:“财富、权力和名望成为社会对于成功的唯一判断,考场如战场。”如果美国仅仅会考虑到家庭财富,那么在我们这权力则是比财富更为沉重的考量模式。我不知李淼如何得出结论高考公平,我只知道一些人大代表在呼吁农村孩子不要参加高考,这些人大代表连这样一个不公平的教育场地都不愿意给农村的孩子,你跟我扯淡高考是中国最好的模式?甚至比美国、台湾好?

  那么我们来谈下台湾,李淼说台湾2002年开始将单一化的联考改为多元化入学,李淼认为台湾改为西式多元化入学后,学生们压力并没有减少,不仅仅各项考试依然存在,只是用“大学入学指定科目考试”取代了而已,同时还多出了一项考试“大学学科能力测验”。对于这样的有多重选择的多元化入学方式,李淼通过台湾人的嘴得出“联考是一刀毙命,多元化入学是凌迟受死。”我不知道这样的结论究竟是怎么来的,只是我想比起一刀毙命,如果能给学生们更多的选择,利用自身的优势而不是全才式且自诩的素质教育而去进行考量,这样是否让中国孩子能够脑子不仅仅只有分数?

  我不知道大陆人怎么评价台湾的高考,但我知道大陆人是羡慕台湾的制度的,至少大陆人喜欢围观马英九被台湾民众虐待,大陆人也喜欢看台湾的国会议员在为台湾民众争取利益时甚至不惜大打出手。只是到了新闻联播上,就成了台湾人不懂规矩,随意质疑权力,也成了台湾人没有素质,在国会这样的严肃场合竟然打架?还是官员呢,我呸。新闻联播的态度,其实已经表明了我们社会的态度,更不必说高考改革,何改之有?没取缔农村孩子参加高考已经是最大的恩赐了!

  所以,我并不认为高考是必要的红线,也不认同如果没有高考,中国穷人怎么办?为什么不说哪怕没有高考,高富帅们依然可以横行直撞呢?所以没必要一直给人们灌输高考意识。我认识不少官商,当然这些官商对文化是比较喜欢的,所以有所接触,在和他们接触中,他们对教育的态度很简单,让孩子有快乐的童年,让孩子有幸福的初中,让孩子有明媚的高中,而孩子能否有高贵的大学则不在他们的考虑范畴中,因为他们所信奉的是孩子的意识高于枯燥的分数,孩子的动手能力的质量要优于孩子被填鸭的数量。

  在2012年,我写了一篇《碎碎念:移民那些事儿》,被腾讯改名为《腐败、税收和教育导致450万人移民》放在了腾讯网首页,这篇文章在短短的3个小时就达到了9万的点击量、600多条回复。可惜不幸的是,仅仅三个小时就被和谐了,我知道是腾讯顶不住压力,而绝非我文章胡诌乱写,因为我所写的文字都是中国社会的真实存在的现象。在那篇文字中我说:“那些移民的人多数还是为了自己子女有一个真理式的教育而思考,那么仅此一条就足以让他们离开他们的家乡。”当然还有一段孟德斯鸠的话就不在这里赘述了,省的河蟹追赶。其实在先富起来的人眼中,将子女送到外国镀金绝对是一项重要的选择,哪怕是裸官也对此积极对待,而后来的人,哪怕是家庭一般点的,也要在子女读完中国大学后送到国外去学习,哪怕为此支付30万甚至更多的钱,我不知道高考究竟有多么的公平,但我所知道的是高考只是给穷人画的一个饼而已。

  那么是否应当废除高考?我认为在没有拿出更好的方案之前,高考仍然是战场,虽然公考也是战场,但近年来当官越来越难确实导致公考人数下降,这就是改革的刀刃在起着一定的作用,所以我并不认为高考没有改革的方法或改革的手腕,只是对于固化的阶层,对于权贵们来说是否应当给更多底层的人上升的机会,如果给了,他们拥有更多的思维和更好的生活,他们是否还会甘愿去承担工蚁的职责?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我现在唯一能建议的是,如果仅仅以为用20万甚至更多的钱去投资自己的孩子在高考的道路上,那么不妨把这些钱稍稍挪出来一些,为孩子的才艺方面投资一些,这段话主要是对中国农村的家长们说的,城市的家长们自然不会遗忘这些,他们会下更多的血本。在社会日益发展的今天,才艺是一门不可或缺的知识,哪怕是持有金贵毕业证门票的学生们,他们在出了校园如果仅仅会专业知识,也只能是“大学生农民工”而已,这也是当下教育制度下,唯一存在的自主选择。有时候让孩子们多学点“旁门左道”,鼓励孩子们开发自己的兴趣爱好也是一种很好的投资。我很纠结的是,我在这篇文字里用投资两个字来形容对孩子的教育,因为在中国孩子就是一种赤裸裸的投资,而不是一个民族的未来!

  徐州律师小编整理介绍。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xzlawer.com/content/?1237.html

上一篇: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应建立更为完善的法律体系
下一篇:温州破获首例新型毒品数量最多案件

备案苏公网安备 32031202000193号 备案号:苏ICP备13010887号-1 版权所有:徐州李想律师 地址:徐州市复兴南路128号

联系人:徐州李想律师 电 话:15262049703 邮 箱:jslxlawyer@sina.cn 在线QQ咨询:819061881 技术支持QQ:513668065 网站地图

本站属公益法律咨询及普法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有相关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本站审核后将立即删除,并且不对利用其内容作出的一切行为负责。

在线客服

李律师在线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朱律师在线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王律师在线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